前阵子的在墓地里打麻将的梗.

不想复习,正经东西还写不出来,接近崩溃了。
一个瞎写,没有文笔,第一人称吐槽。

✘✘✘✘✘✘✘✘✘✘✘✘✘

    我有个竹马,死了好几年了,我替他签了个协议,让几个研究机构的人整什么遗体保存去了,本意是想以后我退休了还能和他一起埋地里。谁知道前阵子我碰到了点麻烦事,可能得提前退休带他跑路,于是我把太平间门一开,就看到他窝在停尸台上,活的,整个阳台挂满了他晾的衣服。
    我问他怎么回事,他说以前被洗脑洗出了好几个人格,其中一个人格在他死后一直被困在他身边陪他聊天,被他感动得不行,于是跑去神那里说愿意替他去世,于是他就活过来了。
 ...

2018-10-17

片段

【遇见加里的两个小孩】
亚瑞斯带我去的森林是我们都熟悉的地方,毕竟我是在这里长大的。
小的时候,我们在这里见过一个流浪者,他带着弓弩,身边有一群和他相亲相爱的动物。那会儿我们都觉得羡慕,亚瑞斯直接去抚摸了那匹狼的皮毛,而我不大敢——这没什么可耻的,人对比自己强的生物有恐惧心理很正常,就像他也不敢去抚摸那头熊一样。当时的亚瑞斯已经是个能跟着父亲一起去捕猎的小大人了,但他还没有强到天不怕地不怕的地步。
流浪者告诉我们,和这头叫做“约翰”的熊交好很简单,只要能够明白它表达的意思就行了。他遇见这头熊时,它在森林里没有一个同族,能够与它交流就是莫大的赠予了,然后它就与他亲近,用温和的态度作为报答。
我记得这头熊...

2018-10-10

活着就是对抗死亡的一个状态,活人处于这个状态之中,但这和他们是否热爱着死无关。
以上,并不是我的想法。

2018-09-25

听完神乐耶和鬼后写的片段.

  “你啊,真是活得不像样。”
  虽然早在八年前就已经和这个糟糕的男人分道扬镳,但是当时没有深究他背叛我们的原因并且就这样轻易地把他放走了,确实算是“我们”的责任。
  事到如今,作为“妻子”还能对这样的一个“丈夫”做些什么呢,他应该是什么都不需要的。名字已经没有了,身份已经死去了,声音明明骗不过任何人的耳朵,但是他自己相信着这个骗局是完美的,那么就不要戳穿它为好。
  我想问问他用不用找个时机协议离婚,他是无所谓的,我却不想在这个沉闷的男人身上耗一辈子,他吸引我的部分——天真的、直爽的、温暖的,全部都已经消失了,它们可能切实存在的时间只有那一个夏天的夜晚,...

2018-07-03

在想象中把视线拉高,然后发现自己提升的不是高度,脱离后开始觉得没有意思了。
字面意思的拉高而已,这一步就足够打消我的热情了。比方说月亮不是烟云而是尘沙,我在流动中环绕它,完全不明白它是从哪里来的,就像我不知道别人的想法一样,提升后依然是没用的家伙。

2018-06-11

关于我许的愿.

写出温暖人心的作品……这个愿望真的很难实现。
也算是写了八年多了,发刀愈发熟练,脑洞逐渐丧病。
前阵子脑的剧情里有这么一对。
兄妹,哥哥是收养的,但是之前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哥哥的亲生父母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姐弟,父亲是被母亲的父母收养的,而父亲的亲生母亲则是妹妹的奶奶的姐姐。
算了算,血缘关系应该出了三代……吧。

2018-06-03
1 / 17

© 海角之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