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穿越过森林.

/////
  蜃楼是藏在镜像原理里的城池,那么远的地方。
  繁盛而内部光线明昧的落日森林,后面是一个湖泊,或者一片海洋,你不清楚,只看着它颤抖着发亮。
卷首.
/////
  你们能带走的没有回忆,没有未来。时间信念决定一切,不论生死。
  黄昏时沿着长梯从阁楼上下来,在窗前向外看。空地边缘起伏的层叠树影后,太阳落山。
  有些动物穿过光线昏暗的森林,然后住下的人都回家了。
  你坐在椅子上看书,那本书是很旧的版本,薄薄的,字很大很密集,看内容像是童话,书名是大森林里的小木屋。
  你内心估计是也想去看看佩平镇那样的大镇子的。因为你从未离开过这个大森林,它好像无边无际。
  森林里每户人家都离的很远,通常是互不往来的,所以你很少见到家人以外的人。
  家人,也很少见到,很久不见。
  所以你在那里一点点看着,黄昏时候暖黄色的光落进了树影后面。
/////
  每天过的就像在无限循环。
  日子总归不是这么过的,又不真是周期现象。
  所以按照所有的故事情节的套路来看,转折快来了。
  结果就是你等了很久转折才来,咔嚓地把莫比乌斯环剪两半了。纵向剪单根,不是横向剪。
  转折长着一张熟悉的脸,现在他正绕着屋子转了一圈,然后问你说,你在这儿多久了。
  你把屋子里的划痕数了数,发现太多了,数不过来的日子。
  于是你摇了摇头,表示不清楚。
  转折却好像来了兴趣,在房子前又转了几圈,爬上了屋顶在你身边坐下了。
  你是不是在这儿出不去了。他问。
  没有。
  那你出去看过么。
  看过。
  有什么。
  一个大湖,一个大镇子。
……
  转折开始不可遏制地笑,你有点烦地踹了他一脚。
  结果他就这么摔了下去。这是两层木屋的楼顶,有一定高度。最重要的是,他掉下去的时候恰恰带着了你的手。
  过程很短,但也不是瞬间结束的。你感到房子正在努力把你拉回去,在不可控的下落过程中。
  你隐隐约约觉得自己不该走出屋子,在跌落到地面的时候你这么想,这个时候正是黄昏,远处望去的森林边缘呈现出墨绿色。
  看不见落山的太阳。
/////
  想也是漏下的阳光在树叶间的某个孔隙被折射,光线照下来,多而乱。
  繁杂的样子。
  ……
  [你为什么把我拖下来。]
  [就带了一下,我不想摔下去……说起来你不想出去看看么,如果真的是在里面生活了那么久的话。]
  [什么时候走你也要管。]
  [你自己又走不了。]
  ……然后你就被转折带出了林中空地,小世界对于挽留住此人的信心受到严重打击,蜡烛。
  其实你一直不清楚自己什么时候说过类似于自己无法离开小木屋的话。
  不过很奇异地没有在内心深究转折究竟是谁,只是觉得面熟,无比面熟,又想不起来是谁。
  转折就哼着小调在前边走着。
  前方仍旧是森林,暗的很,你们当时应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移动速度太快,就像森林深处生存的某种动物,大约是鹿。不过不同的是没有什么路线方向上的变化,朝着一个方向狂奔。
  你觉得是不是有什么事物感到来不及了啊。
  比如死亡,一类。
/////
  森林尽头是一片水域。
  时间仍在黄昏的范畴内,你看着长霞万里下波光潋滟的水面,拉着转折的手。转折的呼吸不太均匀,从手上感觉到的。
  于是你们在水边坐下了,你抱着一开始被带着摔下来的书,翻到的那页是Jack.London 的文章,标题是热爱生命。
  你发现水域那边有隐隐约约的建筑物,转折满不在乎地告诉你,那只是海市蜃楼,这是一片海。
  真的么。
  不然,你说是什么。对方笑道。
  直到黄昏时的那团空中来的火焰向着蜃楼的方向而去的时候你才意识到转折的问题,他到底是谁,为什么带出你,此时身后的森林一片火海。
  然后你就听到他说,其实你早就死了吧。
  我知道。你这么回答,感觉自己好像很早就知道了一样。
  他太年轻了,至少是看上去。你抓住他的手,什么都想不清。
  ——哥哥。
/////
  等到你醒来的时候看到了很老的转折,错了,你才是转折,相对于他而言。
  方才你躺在他的手边睡着了,你做了一个那么长的梦,可以说是角色互换。
  他拍拍你的背,像是哄小孩睡觉。
  太可怕了,你这么想。因为他只花了几句话就做到了你坚持了五十年仍为成功的事情,带走一个本需被带走的人。
  韧性问题吧……为此聚少离多不存在,也好。
  ——每个人都会有一个时候想要一架时光机,不是人的,就算了。
  或许你已经成功,但是走出森林的路太长了,并且按照常识,最终无法到达彼岸蜃景。
End.



评论
热度 ( 8 )

© 秋季不秃不是好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