鸣鸟之朝.

标题取自于毛变亮了之后从天大亮起开始唱歌的小五,内容是梦。
余沽湖是虚拟地名,梦里的,没查到有这个湖。我猜应该是出自于水上勉的湖底琴音里的湖名。
冬眠相关。有一部分是借用了黄昏少女失忆。
很多不合理的地方,里面写的东西并没有什么习俗,或者原型,就是个梦境叙述……还有很多因为表达不出来所导致的语病。
下面文。
/////
  飞鸟遗之音,不宜上,宜下。
卷首.
/////
  你的眼神追随着黑色的飞鸟,干枯草丛后藏着的水田映出天光云影。拥挤在一处的土堆上插满彩色的清明棍,你远远看着,鲜艳得像一片庆祝时的旗帜。
  你现在站在蜿蜒的通水河边,河水因骤雨而浑浊,你想起了你们放过的河灯,就在昨天,沿着通水河一路而下,所有人都聚在一起,唱着一支悠长悠长的歌。
  前方是并不高的山丘,已能远远地看见那些不知情的早出人,他们并没有看见你。你转身向坡上跑去,那里曾经的白色石基覆着了潮湿的青苔,淹没在盛开着的白色花朵里。
  黑色的飞鸟站在田间寥寥几棵树上大声鸣叫,时不时扇着它们沾水的,带白羽的翅膀。
/////
  新的死者被抬出来,大人们围在一起,叹着气。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了很久,树下的土地被烧黑,每次再使用时,也没人会去扫干净那里的白色花瓣,它们就像一路撒来的白纸钱,只是更小,像是碎片。
  这件事发生在冬季,南方的冬季总是温暖的,并没有下雪。
  此时的桃树已经开花,一个早春的清晨。你走去打开门,你们将和所有人一同前往余沽湖。
你向屋子里张望,物品摆放杂乱,显得并不干净。父母于前年外出,长久不回家。他从你的房间里走出来,手里端着自己的河灯,脚步轻轻的,空气里弥漫着屋后桃花的香气。
  一只黑鸟在门前啄食着些什么,就在你的脚边,似乎没有飞走的打算,黄眼睛亮亮的。
你牵着他出门,刻意绕过他家那几间对着一片黑灰的房子,但并不止这么一家,类似的房屋有许多,它们零星散落在村子里,内里空荡荡的,躲也躲不开。
  他牵着你的手,有些吃力地向上方前行。
/////
路上行走着的人似乎是无意识地排成长龙,天色蒙蒙亮。
你在阵阵的冷风中感到自己在流汗。你深深地吸了口气,闻到风里从队列前方带来的轻微汗味,并不算很难闻,像早春的新鲜竹笋味。
湖有着山上的水流汇入,高高在上,然后从一端顺河道流下。
  冷风阵阵的湖边有着老旧的灰色石头坊楼,林子深处走出两个着灰色僧衣的和尚, 都是和你年龄相仿的样子,担了挂着空水桶的扁担过来,在坊楼下打水,时不时向这边看上一两眼,黑亮的眼睛状似不安地颤动着。
  你想起了那间房子,他不合规矩地坐在门槛上,大人们将他病故的祖母抬出门,你看见了他闪烁着的眼神。
  你将这个小小的远亲带回家,然后现在领着他来到这里,你又回头去看他,你希望从孩子无表情的面上看出些忧郁或超脱来,却终是没看到,只有些许将断未断的抽泣声和着歌声缓缓地环绕在周身,像一面布满灰尘的帐幔,粗糙地裹紧了。
  河灯脱离手掌,人们把它们推得远远的。然后,它们随着平缓的水流与高坡,一路蜿蜒地漂下通水河。
  你将自己的河灯推向前方,他在你的身边,重复着这一年一度的简单动作。然而那盏带着新点火光的河灯却偏离了方向,向着靠水山壁的洞穴飘去。你的那盏已经和其他人的混杂在一处,随着水流缓缓漂远。
  坊楼下的僧人已经不在,空留荒舟一渡,正对着山川的一道褶皱。
/////
  无论那一片落下的浅黄色是树叶还是落花,落在地上也会逐渐成为灰土。
  并不是忽然地,近日来,他开始亲近人,似乎很高兴地说许多的话,像一只歌唱的鸟。家中来的大人忽然多了起来,他也越发活跃。
  然后,有一天,你四处寻他不到了。
  此时已不是初春,山间也是温暖的,空房子多了几处,坡上的大树开始落花,远处升起比往常的炊烟颜色稍重的烟雾。
  当你终于循迹找到那只曾啼鸣的鸟时,次日的曙色恰好上来。
  在那间燃烧不止的熟悉的空房子里,积着不知名的燃烧物与黑灰。你在一片呛人的烟雾中抓住他,形似脚印的黑色鸣鸟发出刺耳的吱吱尖叫声,紧贴着你的手心。
  你避开人群向外跑,在如虚影般突如其来的骤雨中听见黄莺的啼鸣,浑浊的通水河近在眼前。
  你踏着白色的花朵,散发着焦草味的他潜入水中,在你的手中留下黑色的灰烬。
  春风渡流水,河开燕又来。
/////
  你在家中醒来,伏在桌面上,客厅里的布谷鸟钟响起,夹杂着扑打木翅的声音。
  清明时节的雨还未下来,天闷沉沉的,压着层层的云。窗台前落着一只初回的飞鸟,蹦跳了几下后缩起一只细爪理毛,翅间露出的白色亮的很。
  就像是曾在哪里见过一般,沉浸于花香的江河之间。
  啼鸣千里,或絮絮或悠长,旦暮不停。
End.

因为是借用了黄昏少女……所以这里的疾病类似于黄昏少女里的瘟疫,发生在温暖南方的冬季。
余沽湖指毫无意义的崇拜,因为它原本也就不是湖。河灯就是祈福用的而已。
后来疾病没有停止,没有走的那些人有的死有的走了,村子空掉,多年后变成了冬眠里的那座立交桥,故乡的通水河消失了。被父母带有的明非同志被引导回忘记了很多年的故乡。具体看冬眠。
卷首的意思就是,哥你太上进了,飞太远了,拽下来算我的。
眼珠那里怎么改都觉得不对,叙述不出来,梦里小和尚看我的那种眼神真的很难说。
我在一位教授的办公室里看到了一副十几年前的油画,画的是水乡,整幅画有种昏黄的感觉,就像画的是黄昏一样。想表达的差不多就是那种感觉,我是指在房子里的那段。

评论
热度 ( 3 )

© 秋季不秃不是好鸟 | Powered by LOFTER